閱世書舍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世書舍 > 風雨後的陽光姍姍來遲 > 矛盾初現

矛盾初現

那我給你買點安眠藥?”“行吧。”蘭韻不耐煩地回了一句,就轉身進了臥室,關上門。在宋若梅看不見的地方,蘭韻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。黑暗中,蘭韻摸索著打開檯燈,老舊的檯燈一閃一閃著,她打開鏡子立在檯燈下。蘭韻看著鏡子裡自己的臉,一刹那,彷彿看見了一張美得不似人一般地好看……下一瞬間,鏡子裡的人在一瞬間滿臉長滿了膿包,一個個嬰兒拳頭大的膿包開始就出黃白色的濃稠液體,噁心又嚇人。鏡子裡的景象一變再變,最後,先是...-

“我真的睡不著!”蘭韻忍無可忍對著媽媽宋若梅叫了起來。

宋若梅看著蘭韻激動的模樣,撇了下嘴,無視蘭韻的話,繼續對著她教育著“睡不著你就躺著休息,要不就看書做題,在這兒嚎我乾什麼?”

“不是,這不是看不看書,做不做題的問題,我是真的睡不著,都連著好幾天了……”蘭韻見宋若梅油鹽不進的樣子,肩膀無力地塌了下去。

為什麼她永遠都聽不進去自己的話呢?!蘭韻崩潰又無助地想著。

宋若梅見蘭韻語氣先軟下來,她這纔好好說話“那我給你買點安眠藥?”

“行吧。”蘭韻不耐煩地回了一句,就轉身進了臥室,關上門。

在宋若梅看不見的地方,蘭韻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。

黑暗中,蘭韻摸索著打開檯燈,老舊的檯燈一閃一閃著,她打開鏡子立在檯燈下。

蘭韻看著鏡子裡自己的臉,一刹那,彷彿看見了一張美得不似人一般地好看……

下一瞬間,鏡子裡的人在一瞬間滿臉長滿了膿包,一個個嬰兒拳頭大的膿包開始就出黃白色的濃稠液體,噁心又嚇人。

鏡子裡的景象一變再變,最後,先是從身後的黑暗中睜開了一雙不知是人還是獸類的眼睛,而後又慢慢睜開了無數雙這樣的眼睛。

蘭韻看著鏡子裡的眼睛一眨一眨,就像是嘴巴一閉一合,在說些什麼……

不!不對!眼睛怎麼會說話!?蘭韻驚恐地想到,這不是我的房間!這到底是哪裡?!

蘭韻立像是被針紮了一樣,馬從凳子上起身,隨機慌亂地走向門口。

快……

快……

就快了……

就在差一步就摸到把手了……

突然,蘭韻腳下一空,直愣愣地摔了下去,一時間竟然任由身體下落著……

清晨的陽光透過冇拉緊的窗簾灑進來,其中一縷陽光照到蘭韻臉上

躺在床上的蘭韻渾身一抖,猛的睜開眼睛,愣了一秒,開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。

好一會,蘭韻纔回過神來,盯著屋頂的燈發愣。

又做這樣的夢了啊……蘭韻似是意料之中,又似是有些意外。

蘭韻穿好衣服走出臥室,坐到餐桌前,拿起筷子準備吃早飯,剛舀第一口飯,宋若梅就開始說教。

“彆磨磨蹭蹭的,快點吃完飯走哪,還窩著乾嘛呢?”

蘭韻不耐煩地扒了兩口飯,覺著不餓了就趕緊起身洗漱。

可宋若梅還在身後一直數落著“彆老是浪費水,水不花錢嗎?你……”

蘭韻趕緊吐完嘴裡的最後一口漱口水,逃避似的走到門口,三兩下換好鞋,正準備出門。

而宋若梅還在身後不停的說著,眼見蘭韻不理她,就開始罵起來“不吃了不知道早點說?!做下飯了你又不吃了,每天就讓我吃你剩下的?我是叫花子啊?真是自私了!我怎麼就養出了你這麼個女兒,真是比死人就多出的一口氣!”

眼見著宋若梅又要接著罵,蘭韻隻覺得胸口越來越沉,呼吸也慢慢喘不上來了,心就像被什麼東西給擰住了一樣……

蘭韻趕緊手忙腳亂地打開房門,衝了出去,一道上飛快地衝下樓梯,在下到最後一層時,腳下一空,重重地摔在地上,蘭韻彷彿冇知覺似的,三兩下爬起來就接著向車棚跑去。

電動冇鎖,蘭韻騎上電動,發泄一般,把油門擰到底,一下子衝了出去。到了小區門口差點與迎麵而來的一輛電動摩托撞上,蘭韻頭也不回的直接掠過,依舊是用最快的速度向前衝去,彷彿冇聽到身後的罵罵咧咧,似乎隻有這樣才能把一切不堪拋之腦後。

直到蘭韻騎到大街上,看著身旁來來往往的車輛行人,這才發覺,自己已經出來了,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著街道上的新鮮空氣,然後把油門接著擰到了底,直接向學校的方向衝去。

-任由身體下落著……清晨的陽光透過冇拉緊的窗簾灑進來,其中一縷陽光照到蘭韻臉上躺在床上的蘭韻渾身一抖,猛的睜開眼睛,愣了一秒,開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。好一會,蘭韻纔回過神來,盯著屋頂的燈發愣。又做這樣的夢了啊……蘭韻似是意料之中,又似是有些意外。蘭韻穿好衣服走出臥室,坐到餐桌前,拿起筷子準備吃早飯,剛舀第一口飯,宋若梅就開始說教。“彆磨磨蹭蹭的,快點吃完飯走哪,還窩著乾嘛呢?”蘭韻不耐煩地扒了兩口飯,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