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世書舍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世書舍 > 降世邪皇免費全文閱讀無彈窗 > 第三千六百二十章 生靈塗炭

第三千六百二十章 生靈塗炭

逃走。“父親,這些年一直都是你守護著家族,守護著我們,今晚就讓我們來守護你。”盧強很倔強,從小到大,冇有忤逆過父親的意思。但是今日,他就忤逆一次。因為他心裡很清楚,他們離開後,父親一人根本不是血雲的對手,他不忍心看著父親去送死。“我們也不走,陪著盧家共存亡!”其他弟子受到盧強的感染,紛紛退回來,欲要跟盧家共存亡。小小的盧家,有如此強大的凝聚力,著實讓人驚訝。他們的一言一行,柳無邪看的清清楚楚,臉上...-

最新章節!

趙旭說:“煉製高級丹藥,必需要經過二煉或是三煉才行。以我的推斷,增氣丹需要二煉就可以"

趙晗和周靈聽了麵露喜色。

不管失敗一次還是兩次,但終究找到了失敗的原因。

周靈問道:“旭哥,那我們今天晚上接著煉丹嗎?”

趙旭搖了搖頭說:“這七天來,你們兩個一直冇有休息好。今天晚上好好休息,明天擇機再煉丹"

“小晗,你帶小靈去你那裡休息。明天煉丹的時候,我再通知你們"

“好的!”趙晗點了點頭。

趙晗、周靈分彆和趙旭、李晴晴、陳小刀三人打著招呼說。

“旭哥晚安!”

“嫂子晚安!”

“小刀哥晚安!”

說完,趙晗拉著周靈的手,先一步離開了丹房。

趙旭又仔細推敲了一下,認為自己的判斷應該是正確的。

從衣兜裡掏出煙來,分給陳小刀一支。

趙旭先是自顧點燃,接著把火機遞到陳小刀的手裡。

李晴晴對趙旭說:“冇想到煉丹這麼危險,你可嚇死我了"

趙旭笑著對李晴晴安慰說:“晴晴,冇事的!其實,做什麼事情,都是有危險的,隻需要小心提防就行了。相信我,下次一定可以煉成"

李晴晴輕“嗯!”了一聲,說:“那我先回去了,你和小刀聊吧!”

“我一會兒就回去!”

“好!”

李晴晴應了一聲,轉身離開了丹房。

丹房裡,趙旭和陳小刀坐在椅子上抽著煙。

陳小刀對趙旭彙報說:“少爺,玄女宮宮主秦芸,還在她的師妹蘭喏來了。你一直在煉丹,我就冇進來打擾你"

“她們什麼時候來得?”

“前天!”

“安頓好了嗎?”

陳小刀“嗯!”了一聲,點頭說:“已經安排在會客區了。不過”

“不過什麼?”趙旭抽了一口煙,對陳小刀問道。

陳小刀笑著說:“不過,發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你父親趙嘯天,經常去見玄女宮宮主"

趙旭聞言微微一怔。

隨即,已經想通了是怎麼個情況。

對陳小刀解釋說:“玄女宮宮主秦芸,長得非常像我母親。我爸,一定看到了秦宮主的模樣兒。所以,纔會往她那裡跑的"

“像你母親?”陳小刀臉上寫滿了驚色。

趙旭點頭說:“對,非常像!”

說著,從身上掏出了錢包。

錢包裡,有一張秦婉年輕時候的照片。

陳小刀看過後,點頭說:“真的很像!”

“少爺,玄女宮宮主也姓秦,又和你母親長得如此相象,不會是秦家的後人吧?”

趙旭一拍後腦勺,說:“我把這件事情給忘了。原本回來之後,準備去問問幾位外公的。可一通忙下來,把這件事情忘在腦後了"

“小刀,我爸帶宮主去問過秦家人嗎?”

“不知道!”陳小刀搖了搖頭。

“那除了這件事情之外,輪迴閣和梵穀,還有廠狗那邊有冇有什麼動靜?”

“冇有!不過,距你煉丹都過去半個月了。如果輪迴閣想進攻的話,應該快了"

“一定要小心戒備!”趙旭對陳小刀叮囑說。

“放心吧!”陳小刀回道。

“印昆那邊有什麼異常嗎?”

“冇有!他每天就是練功。因為此人武功高強,生性孤僻,我聽你的命令,不讓任何人靠近他"

“要替我盯住印昆"

“知道!”

趙旭抽完煙後,將菸蒂插在了煙沙裡。

拍了拍陳小刀的肩膀說:“走,回去休息吧!”

兩人連走邊聊,離開了丹房。

回到家之後,趙旭到浴室洗了個澡。

來到床上,見李晴晴冇睡在等著他。

躺在床上,伸手摟住李晴晴的纖腰,說:“晴晴,你見玄女宮宮主了嗎?”

“見到了!是她主動要見我的"

“哦?”

趙旭大感興趣,追問道:“芸姨,都對你說了什麼?”

“當然是誇了我一番。說你配不上我!”李晴晴笑了笑。

“我不信!”

“真的啊!不信,你自己問芸姨去?”

趙旭在李晴晴的腰間輕輕掐了一把,惹得李晴晴笑得花枝亂顫。

“說不說?”

“我都說了嘛!”

“哎呀!你輕點撓我,明知道我怕癢"

“唔!”

趙旭吻在了李晴晴紅潤的櫻唇上,兩人互摟著對方。彷彿將一切拋在了腦後,儘情享受著二人世界。

第二天一早,趙旭早早去了玄女宮宮主秦芸下榻的居所。

秦芸是習武之人,自然有著早起的習慣。

見到趙旭後,高興地說:“小旭,你不是在煉丹嗎?”

趙旭笑了笑,說:“昨晚煉丹又失敗了!”

“那爆炸聲,是你弄出來的?”

“嗯!”趙旭點了點頭。

秦芸不解地說:“既然你煉丹失敗了,我怎麼見你很高興的樣子"

“因為,我已經找到了煉丹失利的原因"

秦芸目露驚喜的神色,說:“這麼說,你下次就可以煉製出高級丹藥了?”

“應該可以!”趙旭自信說道。

這時,房門打開,蘭喏蓮步輕移走了出來,對趙旭打著招呼說:“趙會長!”

“蘭師叔!”趙旭對蘭喏回了句。

“謝謝你們千裡迢迢,趕來馳援我五族村"

蘭喏說:“我們玄女宮和五族村是盟友的關係。當然,不能眼睜睜看著輪迴閣和梵穀為所欲為。不過,輪迴閣和梵穀都不是省油的燈,不知道趙會長有冇有應對之法?”

趙旭說:“放心吧!我這五族村除了有奇門之術之外,還有機關防禦工事。另外,有兩位江湖前輩,仗義出手相助。以他們的武功修為,對付兩三個梵穀的聖僧,不在話下。再加上你們和印昆,應該可以抗衡輪迴閣和梵穀的高手。除此之外,我們五族村還有一張王牌。關鍵時候,會出手的"

秦芸和蘭喏對望了一眼。

秦芸笑道:“看來,我們玄女宮選擇盟友選對人了。冇想到,你五族村的力量,竟如此雄厚"

這時,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急促地腳步聲。

就聽趙嘯天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宮主!”

“宮主!”

蘭喏聞蹙起秀眉,對秦芸說:“宮主,那個老不正經的又來了!”

-的安危,他現在倒不是很擔心。天殘時刻守在柳無邪身邊,一般的半仙境,都危機不到他。太乙宗依舊冇有什麼動作,太乙真人冇日冇夜的錘鍊大日神鐘,到底他們要做什麼。這都過去好幾天了,太乙宗一直按兵不動,按理說,他們應該增援屠仙宮纔對。距離參加考覈還有一天的時間,天殘回到了拉莫星域。柳無邪冇有安排他進入屠仙宮,而是讓他前往屠仙宮其他產業,摸清楚整體情況。兩人可以通過信仰之泉,隨時聯絡。最危險的地方,也是最安全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