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世書舍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世書舍 > 懵懂愛戀 > 第一章

第一章

在朝門生不少,其中不乏手握兵權者,隻要殿下拿定主意,一切微臣會為殿下謀劃,微臣定赴湯蹈火,助殿下得償心願。”“可是……”裕王有些猶豫,“他是我嫡親兄長,我如何下得了手。”太師輕輕一歎,“殿下果真重情重義。”“可殿下想想,您這麼為皇上考慮,皇上呢?他不給你分毫權利,讓你被庶出親王壓製,以至成了滿朝文武笑話時可有想過你是他的嫡親弟弟。”“皇上可是連太上皇都敢矇騙啊!”裕王還是拿不定主意,“可,可這樣我...-

老臣身份難以見到皇子公主,更不便詢問,殿下若不嫌麻煩,可否尋機會查問下,也解老臣長久疑慮,若真是女兒所為,老臣也認了。”這樣的驚天新聞裕王怎麼可能放過。兩日後,藉著給皇帝請安由頭,從禦書房出來直接去了皇子所。有了孟太師的事前教說,裕王並冇有直接詢問時晏欣陽,而是旁敲側擊打探。那位收留他們的老奶奶長什麼樣子、她的家是什麼模樣、那幾日他們都吃什麼了喝了什麼……時晏欣陽雖機靈,可到底是五歲孩子,被問多了也就招架不住,前言不搭後語,露出破綻。幾番詢問便探出了端倪。裕王府書房。“蒼天呐,皇上愧對我們孟家,愧對我們孟家啊!”太師痛心疾首,“老臣早就說女兒絕不可能做這種事,果真是陰謀。”“可憐我女兒受儘酷刑幽禁至今,天大冤案,皇上他好狠啊!”裕王也眉頭緊皺,親自得到證實他也心寒。他不是不知兄長心思手段多,可一直以來認為兄長為人正派。卻冇想自小佩服敬仰的兄長會這般陰險,為扶持喜歡人上位,如此殘害結髮妻子。欺上瞞下,連父皇都被矇在鼓裏。皇兄他真是好大的禍心。雖然對孟鳶那位長嫂冇有太多好感,但也知那是位賢德女子,她落落大方賢淑得體,才名在外,就說嘛,這樣的女子怎麼可能乾出喪儘天良之事。原來真正喪儘天良的是自己一直信任的人。再聯想皇兄不肯給予自己重要職務,裕王無比確信皇兄就是在防備他。“我們孟家對皇上忠心耿耿,傾儘全力輔佐效忠,不想皇上為了一己之私這般對待老臣女兒。”太師老淚縱橫,“淩驍向子珩前後彈劾哲兒,誰人不知他們是皇上的人,所謂哲兒行事不正證據,定也是皇上故意捏造,我們孟家究竟哪裡愧對皇上,讓他這麼對我們!”“殿下”太師跪下身,“老臣受得冤屈,還望殿下做主啊!”裕王從不問朝政,不知其中錯綜複雜,見老太師涕淚縱橫,趕緊將人攙起。“太師乃忠臣良士,是皇兄對不住你。”————之後的日子,裕王兩次向雲貴太後請安都被委婉擋在外麵,直到第三次,沈雲姝才終於見他。“你瘦了。”看著小臉兒尖尖的人,便知她這段時間日子有多消沉。“你是故意不見我的吧?”沈雲姝搖搖頭,“王爺誤會了,王爺是如今唯一關心姝兒的人,姝兒珍惜都來不及,怎可能不願見。”“不過是看到希望又失望,心裡難受,隻能狠下心不見。”裕王這才心裡好受些,“你上次說的事,我回去後一直在想,我很想幫你,可我怕做不好反害了你。”“王爺不必為難,姝兒也知此事重大,王爺權力有限。”女人說著歎了一聲,“這世上唯一能幫姝兒做成此事的也隻有君王了。”再看殿中坐著的男子,目光淒淒,“若殿下是君王就好了,救姝兒出苦海便易如反掌。”見男子神色無恙,接著道:“本來嘛,殿下與皇上一母同胞,皇上能繼位,殿下怎就不能。”裕王眉心一動,想起孟太師前日之言。【殿下心思純善,至情至性,若當年登基的是殿下,定是萬民之福】看著纖纖嫋嫋的可憐女子,裕王獨自沉思。自己若做了皇帝就能拉她出苦海。可難的是皇兄執掌朝政,如何取而代之?如今的他連個職務都冇有,赤手空拳,簡直是癡人說夢。……“哪裡癡人說夢。”翌日,孟太師又來到王府,書房緊閉著房門,屋裡隻有二人。“若殿下有此意,微臣定全力輔佐。”孟太師鄭重其事。“微臣不才,但也官居一品,在朝門生不少,其中不乏手握兵權者,隻要殿下拿定主意,一切微臣會為殿下謀劃,微臣定赴湯蹈火,助殿下得償心願。”“可是……”裕王有些猶豫,“他是我嫡親兄長,我如何下得了手。”太師輕輕一歎,“殿下果真重情重義。”“可殿下想想,您這麼為皇上考慮,皇上呢?他不給你分毫權利,讓你被庶出親王壓製,以至成了滿朝文武笑話時可有想過你是他的嫡親弟弟。”“皇上可是連太上皇都敢矇騙啊!”裕王還是拿不定主意,“可,可這樣我這豈不成了謀朝篡位。”“殿下此言差矣。”太師諄諄勸說,“皇上殘害忠良,陷害無辜,王爺取代無德之君乃正義之舉,您不是謀逆,是剷除昏君匡扶社稷!”“況且殿下也是正宮嫡出,名正言順,隻有殿下這樣仁義之君登基纔是百姓之福,隻要王爺發號施令,臣定然萬死不辭。”裕王深深吸口氣,閉上雙眼。想到那雙含淚的淒然美眸,一顆顆淚水留在女子麵上,也流進他心裡。再睜開眼時,裕王麵色凝重。不是他不仁,是皇兄不義,他陰謀算計不擇手段,父皇若在必也對他失望。自己不是逆賊,是為父皇,為朝堂為百姓,這麼想著,男人眼中的猶豫不決逐漸消散。書房門再次打開時,孟太師信步走出,臉上掛著發自內心的笑。————禦書房,蕭胤宸正批閱奏摺,琳瑤在一旁陪著,看著他漸深的眉頭,忍不住開口相問。將奏摺一放,蕭胤宸靠在椅背上,“天啟國近來又蠢蠢欲動。”“又要打仗了嗎?”琳瑤問道,“天啟非小國,國力不容小覷。”陳武就是在與天啟交戰中受傷失蹤,那一仗甚是慘烈。蕭胤宸沉思片刻,“不到萬不得已,朕也不想這麼做,一旦開戰便是勞民傷財,即便勝出,我方也會有將士倒下。”沉吟一瞬,“先讓寧王前去交涉,同時做好備戰準備。”蕭胤宸麵容肅沉,“若不得不開戰,朕禦駕親征。”正說著話,外麵傳來孩子歡快笑聲,時晏欣陽一前一後跑了進來。“父皇母後,百駿園有剛馴好的馬,我們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-歎了一聲,“這世上唯一能幫姝兒做成此事的也隻有君王了。”再看殿中坐著的男子,目光淒淒,“若殿下是君王就好了,救姝兒出苦海便易如反掌。”見男子神色無恙,接著道:“本來嘛,殿下與皇上一母同胞,皇上能繼位,殿下怎就不能。”裕王眉心一動,想起孟太師前日之言。【殿下心思純善,至情至性,若當年登基的是殿下,定是萬民之福】看著纖纖嫋嫋的可憐女子,裕王獨自沉思。自己若做了皇帝就能拉她出苦海。可難的是皇兄執掌朝政,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