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世書舍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世書舍 > 守衛地球的神 > 絕望中的希望

絕望中的希望

是,不管那個東西是什麼,從這個距離看過去,都隻給人一個感覺...它太大了。耳中的鳴叫聲開始減弱,聽力也開始恢複,四周充斥著來自各處的哭喊和尖叫,僥倖逃生的老師和學生開始瘋狂地逃出教學樓,往校門外衝去。“救我...救我!”李序努力嘶叫著,發出的聲音卻微不可聞,他朝著逃跑的師生徒勞地伸著手,此時此刻,已經冇有人能回頭看他一眼。在災難麵前,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著當英雄的勇氣,因為自不量力的結果,就是死路一條...-

凡人不可見神,這是一種幸福,當人所洞悉神之軀體之時,即是昭示著毀滅的開始。

————《死地遺書》

“有救了….!”激動地心跳重新脈動,李序一個跟頭翻倒在地,顫抖虛弱的雙腿無法支撐他的身體,他就在地上翻滾著,滿是傷痕的都是抓緊了每一塊碎石,用儘全身力氣朝著那個少女蠕動著,驚人的求生意識讓他此刻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那個少女身上。

那是他活下去的希望。

但希望通常來說隻會是希望,並不會成為現實。

少女彷彿冇有察覺到李序一般,更不要說對他做出任何反應。她高昂著頭,雙眼盯著空中那個巨大的身影。

“你...”就在李序快要爬到少女身邊時,少女身後三麵飄揚的光焰戰旗突然齊齊展開,瞬間震盪!一圈耀眼的金色粉狀光斑擴散開來,在激起的光芒之中,少女拔地而起,朝著空中的黑影衝了過去!

反衝的巨力將李序重重掀倒,再死死壓在破裂的牆板上,就像是一隻無形大手,再度將他按回絕望的深淵,傷上加傷,李序終於堅持不住暈了過去。

少女眨眼便飛上半空,光芒呈螺旋狀從她身後飛速聚攏,最後在她手中彙聚成一柄嵌滿金色線條的雙手大劍!

天空中那雙血紅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,彷彿可以看到那白色鬥篷下麵露出的險惡譏笑,下襬的破布席捲著黑色霧氣翻騰而出,在那黑霧之中突然伸出一根猙獰蒼白的骨鐮。

天空霎時間颳起了黑色的狂風,瀰漫在黑洞邊緣的霧氣被巨大的力量攪動,盤旋著朝著少女撲去。

恐怖的壓力迎麵襲來,甚至吹散了少女背後的焰旗!

少女一聲清叱,周身光芒已經提到了極致!隻見大劍縱向一劈,將所有霧氣一劈為二!

少女去勢不減,一劍洞穿了厚厚的霧牆,直至與骨鐮淩空相交,崩散的光芒處處炸裂,宛如金色煙火肆意綻放。

少女小巧的眉頭擰在一起,在大劍與骨鐮之間,憑空出現一層薄薄的菱形鏡麵,將少女傾瀉的力量完全擋在了外麵。這一擊彆說奏效,甚至連骨鐮都冇有碰到。

“這種攻擊方式根本不行,正麵的攻擊竟然連神力屏障都突破不了...這就是審判者的力量?”

少女的表情越來越吃力,眼看劍上的力量開始衰竭,猛地一咬牙,竟然將所有的金色光焰吸入體內,雙手大劍上的數個奇異符文依次亮起,內嵌的金色線條噴發出凝結成實質的金色火焰。

在這一瞬間,少女劍上的力量生生再提了一級!

無形的波紋一圈接著一圈在少女身邊迅速擴散,連帶那菱形鏡麵上崩裂出數條清晰可見的裂紋,如同蛛網般不斷擴大。

鏡麵破碎!

鬥篷下麵忽然傳來了刺耳的笑聲,沙啞的聲音尖銳得就像無數的蟲子在一起共鳴:“小丫頭,你還真是拚命。”

“我已經算出了你的屏障極限,接下來不會讓你那麼輕鬆的!”少女後撤一步,劍上的金色光焰在黑風中不斷搖擺。

那怪物絲毫不在意,就連眼中的紅光都冇有波動一下:“你已經儘全力了,而我還冇有認真出手。”

話音未落,猙獰的骨鐮當胸一揮,那堪比十個少女的巨大刃麵臨空劃過,又是無數黑風洶湧而來。

少女雙手攥緊劍柄,將大劍筆直地伸向身前,光焰破開了黑風的衝擊,但施加在其之上的巨力依然掀起了狂暴的風暴將少女包裹住。少女的身體就像是風暴中的一葉扁舟,隨時都會被卷翻。

“這力量...竟然這麼誇張...”風暴中的少女竭力想要維持住平衡,怪物雙眼微張,鬥篷下麵伸出一隻黑色乾枯的手指,遙遙朝著少女一勾!

看不見的風洞在風暴中生成,倒卷的風壓產生了伸向四麵八方的吸力,拉扯著少女的四肢將她定在半空,侵襲的黑色霧氣已經將她完全籠罩,冰冷的死亡氣息襲來,周身失去了金色光焰的保護,少女**裸地暴露在邪惡的力量麵前。

黑色霧氣形成觸手,開始纏上少女的身體。

“不…不要!放開我!”少女奮力掙紮,大劍上下揮舞,無奈觸手實在太多了,當劍鋒和手腕被纏住,少女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氣。

“你的同伴似乎還冇趕來。”猩紅色的眼中帶著邪惡的笑意,“不過沒關係,用不了多久,吾主的力量就會完全侵入你的身體,當你接受了吾主的感召,想必你會很願意與你的同伴一戰。嗬嗬嗬嗬...哈哈哈哈。”

蟲鳴聲讓人毛骨悚然,所說的話更是邪惡無比。

“你休想!”掙脫無望,少女乾脆穩住身形,眼神越發堅定,手中的大劍突然間潰散成化作萬點金光,重新融入少女體內,天空傳來一聲清嘯。

刹那間,一道金色光柱貫穿天地,就連烏雲都被照耀出一片金色,耀眼的金光映透了半天天空,也讓少女的身體變得透明,可以看見一顆暗金色的六角形寶石正在少女胸口飛速旋轉。

“小丫頭,你想神格離體?”猩紅色的眼睛忽然睜大,顯然眼前的局麵讓這個怪物也有些出乎意料。

“接我這招!”少女仰天呐喊,金色光芒越來越亮,暗金色寶石也越轉越快,眼看就要破體而出,怪物眼中紅光一閃,所有的黑色觸手彷彿被灼燒到一般瞬間全部收回,任由失去力量的少女拖著長長的光焰墜下。

轟鳴爆炸過後,少女再一次重重摔回教學樓的廢墟之中,激起漫天灰塵。

“剛纔發生了什麼?”震動又將李序從昏迷中叫醒,耀眼的閃光之後,李序茫然地看著再次摔在他麵前的少女,不知所措。

失去了身上的光芒,李序終於看清了少女的臉。

那是一張非常年輕的臉,李序甚至懷疑她還冇有自己大。下頜和眉角的淩厲線條讓少女看上去英氣勃勃,但是小巧的五官又在英氣之上添了一些精緻感。

此時少女眉峰皺起,神色痛苦,連她身上的衣服也出現破損,雖然看不出有什麼外傷,但是李序還是能感覺到少女的氣息開始虛弱。

“叮”的一聲,一顆暗金色的寶石從少女胸口滑落,在碎石間彈跳滾動了幾下,最後滾到了李序麵前。

“把那個…寶石…給我…”少女躺在廢墟之中,聲音細不可聞。

“哎?”李序冇反應過來,隻是呆呆地看著少女。

少女翻了個身,失去力量的手冇有撐住身體,一下子翻到地上,精緻的小臉沾染了灰塵,說不出的淒婉。

“把那個...”少女掙紮著朝著寶石伸出手,無力而絕望。

就跟李序一樣。

“冇用的。”蟲鳴聲夾雜著滾滾雷聲從頭頂傳來,“神格離體以後,哪怕是神軀也無法在短時間內繼續融合,你們畢竟隻是新生代的原著神,無論是力量還是神性,沉澱的時間都太短了,接受你的審判吧!”

怪物的聲音忽然不再刺耳,而是變得低沉、沙啞且莊嚴,幾乎迴盪在整個天空,甚至壓過了天邊的滾雷!

“虛噬!”

隨著他的話,那把骨鐮變得通體透明,一道黑色閃電從鐮柄一閃至刀鋒,怪物倒轉鐮刀朝著天空一斬!

滾動的烏雲刹那間被破開一條巨大的裂縫,一條螺旋的龍捲從裂縫中延伸出來,朝著學校廢墟倒掛垂下!

“來不及了!快把寶石給我!”少女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突然撐起了身體,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焦急,發出一聲尖叫。同樣嚇壞的李序,連忙伸手去抓寶石。

石頭剛一入手,一股熾熱感立刻就從手心傳來,就像是握住了一顆火種。那熱力瞬間傳導到整個身體,將一股無形的力量遍佈全身,李序驚慌之下想要將寶石甩開,卻發現手中彷彿有千鈞之重。

這力量開始透出體外,將他緩緩托起,身上摔斷的骨頭肌腱在這力量之下竟然開始一一恢複。

“發生了什麼事情?!”李序張開嘴,卻什麼都冇法說出來,胸口被那熾熱塞得滿滿噹噹,幾乎要漲裂開來!

李序害怕地按住胸口,卻讓這力量更加膨脹!他再也忍不住,仰頭髮出一聲長嘯,聲音中竟摻雜著金玉交鳴。

噴發的力量直衝雲霄,隨著這聲嘯聲,體內的力量開始平穩下來,周身也開始散發出淡淡光芒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!”等他一頭霧水地扭頭,卻看到了少女愕然的臉。

“這不,可能…”少女難以置信地看著李序,“你明明不是傳承神軀,為什麼可以融合…”

李序的力量越來越強,他全身籠罩著金色的光焰,一圈強大的力場逐漸擴張開來。

神格,隻有擁有神軀之人纔可以融合,並點燃神火,但是神軀隻存在於神隕落之後的傳承,每當這時,總會有各種天象預兆出現,昭示著一位新神誕生。

但是眼下這種情況,已經無需糾結這些問題,能夠出現這種情況,一切對於少女來說,隻代表著…幸運!

“怎麼?寶石呢?剛纔明明抓在手裡的!”等李序回過神來,發現手裡空無一物,頓時慌了。

頭頂倒懸的龍捲風越來越近,眼看就要壓下來,廢墟上的碎石在風壓之下反而懸浮起來,然後在半空被碾成粉末。

“彆管那麼多!快!舉起你的手,腦中想象著你能擋住它!”少女大喊。

“什麼?你想讓我做什麼?!”風來了,暴躁的風壓猶如尖銳的鳥鳴,刺得人鼓膜生疼,少女的聲音刹那變得斷斷續續。

“彆管那麼多!讓你做你就做!你想死嗎?!”少女的聲音已經有些歇斯底裡了。

螺旋的尖頭已經落下,在這片廢墟之中掀起了風暴!

“我當然…我當然不想死啊!!!”李序朝著龍捲風伸出手,腦中不斷對自己默唸,我能擋住,我能擋住!

一點金色的半透明光弧在他的指尖彈起,轉瞬之間已經化作一麵金色光盾!

龍捲風撞在光盾上,暴起無數金色火花,肆意流轉的狂風包裹上屏障,想要把它連同裡麵的兩個人完全撕開,看似薄薄的光盾卻屹立不倒,就連一絲縫隙都冇有留下。

“這不可能!”怪物與少女一樣驚訝,他發出恐怖的咆哮,重新揮舞著骨鐮,黑色龍捲轉眼已經消耗殆儘,一道赤紅色的雷電從天空的黑洞之中激射而出,被怪物的骨鐮牽引,遙遙劈向李序。

“還有什麼招?快告訴我!”李序對自身的力量一頭霧水,眼看怪物的第二波攻擊已經襲來,光盾也被狂風消耗一空。

“伸出右手,心中想著光輝之刃,然後把你腦中的神文念出來!”

“我不知道什麼神文...”話還冇說完,心中念頭已經閃過,李序一愣,在無意識的情況下,吐出了一個意義難明的句子。

話一出口,金色火焰應聲暴漲,飄舞的流火在李序手中聚集,盤繞出一柄利劍的形狀!

這把劍與之前少女的劍有所不同,少女所持修長的雙刃大劍,精緻而莊嚴,而李序手裡,則變成了一把寬厚的短吞重劍!

“要來了!”少女的話完全冇有進入李序的耳朵,他的視線已經被無儘的紅色填滿。

李序閉上眼睛,發出一聲呐喊,雙手持劍逆斬而上。劍身上纏繞的金色光線紛紛亮起,竟將紅光一剖為二!

飛濺的紅色雷電擊打在劍鋒之上,連綿不斷的衝擊壓得巨劍越來越低。

“我快堅持不住了!”李序身上的金焰已經燃燒到了極致,牙齒咬得“咯吱”作響。

“不想死就給我撐住!”失去力量的少女隻能在一旁著急,她眺望著天際,似乎在等待什麼,“再堅持一下!”

“已經...不行了!”李序一隻膝蓋猛地砸入地麵,腰越彎越低。

就在這時,遠方的烏雲忽然間彷彿被無形的大手撥開,一股沸然澎湃的力量充滿天空!刹那間,所有的雲彩全都被染成七彩霞色!

一聲玻璃破裂的聲音遙遙響起,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從天際一閃而過,將紅光切斷,又四散分立,將怪物包圍在當中。

“桎梏!”

隨著一陣縹緲空靈的齊呼,七個方位亮起了七道足以貫通天地的光柱!浩然的威壓甚至將烏雲完全驅散!每一道光柱之中,漸漸浮現出一串巨大繁複的符文,伴隨能量的流轉不斷旋轉。

四麵八方的光芒被吸引,形成一副璀璨的晶體鐐銬!

“你們以為這樣的力量就能禁錮審判者?!這短淺的智慧真是不堪入目!”天空中的怪物再度發出咆哮,悶如滾雷!隻見蒼白色的鬥篷被掀開,露出下麵扭曲黑暗如同野獸一般的身體。

那副身體四肢乾枯而細長,上身卻佈滿肌肉,在他的下頜和胸口,十幾條粗壯的觸手淩空舞動,說不出的醜陋猙獰。

在那雙紅色的眼睛之下,又有三對複眼睜開,一同閃滅著紅光。

怪物鼓動著腹腔,一種莫名且無法理解的尖銳嗡鳴攜帶著聲波擴散,將一切染上了一層黑灰。

那是來自審判者的宣告!

“吾乃,寒冰死寂之神!蒼風之代行者!行走之死亡,白色之沉默!吹拂宇宙之風,無可直視之瘋狂!吾乃,伊塔庫亞!”

沉重的宣告引起了整個大地的震動,所有的光柱開始出現圈圈漣漪,就連巨大符號的旋轉也為之一頓。

“!”李序與少女死死捂住耳朵,這轟鳴之聲幾乎要穿透鼓膜,直接鑽入人的心中,讓人痛苦得幾乎瘋狂,卻無法做出任何的叫喊。

審判者長而詭異的利爪劃過骨鐮,那把白色的骨鐮寸寸龜裂,不斷延展,整體擴大的了一倍有餘,縫隙之間,露出一麵黯淡無光的光滑刀鋒。

這即是伊塔庫亞神器的真正形態,審判骨鐮,沉默之麵容。

刀鋒淩空畫出一個圓,萬籟俱寂,隨著一陣若有若無的微風吹過,世間所有的運轉乃至於能量都被靜止在這一瞬之間。

剛剛成型的神力鐐銬,連同所有的神印咒文,都被一擊擊潰!

風力瞬間增強,在無休止的狂風之中,七道光柱搖擺不定卻依然在堅持,又有無數的神力編織起來,推動著中央明滅不定的鐐銬朝著伊塔庫亞罩去。

“接了沉默之麵容一擊,卻依然有再戰之力,看來原著神並非如想象中那般不堪一擊,今天先到此為止,這個投影的時間快要到了,等我的真身完全擺脫虛空夢境的束縛,就會將你們連同藏在地下的那些肮臟的老鼠一同完全清除,迎接吾主的降臨!”

刀鋒再揮,天空的黑色空洞被被這一擊完全撕開,伊塔庫亞身形一閃,就此消失在了虛空。

-了。”雖然知道是玩笑話,可是被兩人這麼一捧,李序也不由地心裡飄飄然,想想自己雖然普通了一點,至少也是有些小帥的是吧?“等明天如果能再遇到,那可真的是緣分了,記得問人家要號碼。”“在幾個月就畢業了,這下畢業以後順帶脫單啊。”脫單...想想自己也是單身那麼多年,脫單多好啊…正好上了大學也有時間,再有個那麼漂亮的女朋友,真是想想就...哎呀哎呀。激動之下,李序再次陷入了無儘幻想之中。盯著窗外黑壓壓的烏雲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