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世書舍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世書舍 > 異時空鎮魂之宋玄傳奇 > 無相火皇

無相火皇

靈力,而擁有特殊血脈的人可以召喚出守護靈為自己戰鬥。一天夜晚,宋玄正在熟睡中,突然感覺到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湧動。他猛然驚醒,隻見周圍光芒閃耀,一個高大威武的身影逐漸浮現。那人身著古代戰甲,手持一把威風凜凜的大刀,眼神銳利如鷹。“吾乃大刀關勝!”那身影洪聲說道。宋玄瞪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守護靈。他怎麼也冇想到,自己竟然真的擁有了守護靈,而且還是赫赫有名的大刀關勝。關勝,乃是梁山好漢之一...-

“遵命,主公”。

隻聽一聲悶雷般聲響自身後傳出,一道身形健碩的巨人猛地乍現。

巨人頭戴黑色鬼麵罩,身穿墨黑色鎧甲,手握雙戟,麵罩之下墨綠色的雙眼猛地睜開。

握緊手中雙戟直接衝著關勝猛地刺去。

霎時,剛剛直接被碾壓的許褚一方,在典韋的加入後,竟漸漸跟關勝開始造成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反壓。

而這個巨人便是曹焱兵的虎賁雙雄之一中,號稱古之惡來的典韋。

“古之惡來,典韋嗎?”

宋玄看著與關勝鏖戰的黑色身影,喃喃自語。

不過這惡來之名...

“主公,需要灑家動手助關將軍一臂之力嗎?”

“不必,讓他好好玩玩!”

許褚衝著關勝,迎麵揮舞砸去,關勝青龍刀立馬橫在胸前作勢抵擋。

可就在格擋的這一個空檔,典韋自側邊殺出,雙戟宛如兩條黑色玄蛇一般,直接朝著關勝胸前刺去。

關勝見狀,立即鬆開手中長戟,側身躲避,可在躲避的刹那,典韋竟迅速變招,手中的長戟在飛過關勝身旁之際,手中竟多了一條鎖鏈連接長戟。

兩條鎖鏈猛地一拉,雙戟迅速纏繞住關勝周身。

“許褚,就是現在!”

許褚見狀,猛地揮舞手中巨錘,自下而上一錘揮出。

關勝直接被一錘掀飛,重重砸落在地,看的觀戰的曹玄亮拍手叫好。

“阿玄,我這虎賁雙雄可還入的你眼?”

曹焱兵看著被倒地的關勝,得意的對著宋玄大聲喊道。

原以為,他怎麼也能得到宋玄一句讚賞,可誰曾想,這傢夥,竟根本不予理睬與他,並用目光示意他再看。

隻見剛剛被許褚重傷的關勝,竟緩緩從地麵上站起,看著從嘴角溢位的靈氣,便證明剛剛許褚剛剛的那一擊確實對關勝造成了傷害,但也隻是傷害罷了。

隻聽一聲爆嗬!

纏繞在關勝周身的魂鏈隱隱有些崩壞。

典韋見狀,急忙猛地拽住,可任憑他怎麼拉扯,雙戟之上的魂鏈崩壞已經成為既定事實。

隻見關勝在崩壞魂鏈的刹那,一個跨步直接來到典韋的身旁,握緊因魂鏈斷開,掉落的長戟直接一戟頂在典韋胸口。

反應過來的許褚,揮舞著手中巨錘,直接砸向關勝,想要試圖救援典韋。

結果還是被打敗了。

自己的虎賁雙雄,竟在一瞬間便被壓製,若不是宋玄與自己的關係,恐怕典韋已經隕落。

此刻的曹焱兵內心閃過一絲失落,自己這麼多年來的苦修換來的結果,彆說擊敗,就連打個平手都費勁,而且宋玄還未儘全力。

“不是你的虎賁雙雄弱,而是你太弱,我不想要在你召喚守護靈時候戰鬥,我便是想看看這麼多年冇見,你這靈力是否有些增長,今日一見,你的實力確是令我一驚!阿瞞,且讓我看看你曹家絕學!”

此話一出,曹焱兵心頭的沉悶瞬間消散,隨之而來的無儘戰意。

隻見被關勝壓製的典韋許褚身形漸漸消散。

曹焱兵周身衣服被狂風吹得呼呼作響,隻聽一聲怒喝。

“人靈技,無相火皇!”

十殿閻羅猛地插入地麵,街道地麵迅速崩裂,道道地獄之火,自地麵猛地竄出,烈火瞬間把宋玄包裹在內。

瞬息之間,宋玄周圍便瀰漫火焰淹冇。

宋玄感受著身旁灼燒的烈焰,手中黑布纏繞的黑劍迅速崩開。

隻聽,一聲輕嗬。

“人靈技…”

“這..是”。

一直處於觀戰的鬼符三通,看著曹焱兵在釋放完無相火皇之後,忽然自宋玄位置閃過一道金光。

倏然,地獄火瞬間消散。

並且毀於一旦的羅刹街道,瞬間恢複原樣。

“哥哥的火焰竟瞬間被滅,這...”。

曹玄亮看到此番場景,直接被驚的腳步差點不穩,從高樓之上摔落。

不過最為特殊的是,再一次的挫敗,反而冇讓曹焱兵失落,反而有些,額...

高興的過分。

“呸!一百,兩百,三百,發了發了,阿淵這傢夥就是有錢,哈哈哈,今晚我怎麼也得來個豪華版泡麪,發了發了”。

不過宋玄這個傢夥,對於自己的計劃...

宋玄單手扶在後脖頸,輕輕捏了捏,隨即又扭了扭腰,好似一副根本冇有活動開筋骨一般。

突然,他好似察覺到了什麼,直接朝著羅刹街高樓之上望去。

宋玄呢喃了一聲,邁開腳步便衝著靈槐樹方向走去。

在他的身後還跟著穩重健談的曹玄亮和哈哈大笑,滿臉高興的曹焱兵,以及一個呆呆的夏玲。

-後。夏玲一人獨自走到羅刹街道,看著四周破敗的街道以及那搖曳的綠色燈光,哪哪都不舒服。“嘶..好冷啊,這裡是什麼鬼地方,怎麼陰森森的,好冷”。夏玲一邊環顧四周,一邊輕聲呢喃。忽然,夏玲竟直接呆愣在原地,在這一刻她終於發現了不對,立馬變成茄子臉,大聲吐槽。“額,等等,不對,哪有公司大半夜麵試的?一定彆有企圖,我這貌美如花的女大學生可不能折在這,不行,我得回去”。可夏玲剛一轉身還冇跑幾步,隻感後麵被什麼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